香蕉视频app链接下载

          6月 23, 2021 未分類

          他是覺得她不配在這桌子上吃菜,還是覺得她好欺負!!

          她可以不吃,也可以走!

          沈千惠清了清嗓子,夾了些牛肉放到白汐的盤子里,歪著頭笑著說道:“是我奶奶的救命恩人,多吃點。”

          白汐緩過神來,頓時對沈千惠覺得抱歉,“謝謝。”

          “不用客氣。”沈千惠看向紀辰凌,舉起小拳頭,壓低聲音道:“就算她是的員工,現在是我奶奶的救命恩人,不準欺負她。”

          雖然是壓低的,可白汐聽到了,更加內疚。

          她不想做著當年白亦初做的事情,紀辰凌既然已經是別人的了,她就更不應該和他有些若有似無的曖昧。

          是自己不知道分寸了。

          她也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白汐酒量不錯啊。女中豪杰,我喜歡,我敬一杯,一來謝謝救我奶奶,二來希望前程似錦。”沈千惠笑著說道,給自己倒了半杯酒。

          白汐擔心自己喝醉了,給人找麻煩,告誡自己,是最后半杯了。

          她給自己倒上了酒,要和沈千惠碰杯。

          絕世美人純白大片清純唯美

          沈千惠調皮的把杯子收了回來,看似開玩笑的說道:“不說些祝福的話嗎?”

          白汐眸色一緊,抿了抿嘴唇,扯起苦澀的笑容,“祝和紀總百年好合,永結同心,早生貴子。”

          “真心的?”沈千惠挑眉,用腳踢著紀辰凌。

          “真心的,我干了。”白汐爽快地把杯中的酒全部都喝了。

          紀辰凌的臉色差的如若冰霜,端起酒杯,也喝了一大口,死死地鎖著她。

          白汐垂著眼眸,調整著呼吸,眼中很是酸澀,漸漸的蒙上了水霧。

          她不想哭,沒什么好哭的,也沒什么理由哭。

          想要走,可這個時候離席,容易讓別人瞎想,只能……干坐著,等著散席。

          “白汐,沒事吧?”沈千惠看著她問道。

          她不想讓自己表現的異樣,可呆呆地坐著,像個傻子一樣一動不動的,已經夠異樣了。

          她不自在的揚起嘴角,笑著說道:“我好像喝醉了。”

          “別猛灌,多吃點菜,什么都不吃就喝酒,是容易醉的。”沈千惠舀了一碗西湖牛肉羹,放在白汐的面前。

          “謝謝。”白汐輕聲說道。

          “不客氣,辰凌,我們去給叔叔伯伯們敬酒吧。我三姑六婆的特別多,晚一點敬,我怕我也喝醉了,得抱著我敬。”沈千惠說著。

          紀辰凌視線從白汐的臉上移開,憤怒早就侵襲了大腦。

          百年好合,永結同心,早生貴子,真心的……

          呵,她真夠真心!!

          他站了起來,和沈千惠一起離開。

          白汐依舊低著頭,心里好像有一把刀在絞著,情緒來的太猛烈,她無法控制,無法改變,只能承擔。

          “紀辰凌的父親是紀候亮?”老太太問旁邊沈千惠的母親。

          “是的。靖兒所在的軍區,還屬于紀將軍管理呢。”沈千惠母親笑著說道。

          “那看來,是我們家高攀了,趕緊把婚事定下來吧,這么好的小伙子追求他的姑娘可多了,現在的小姑娘可不管有沒有女朋友?”老太太囑咐道。

          “是。”

          老太太看向白汐,打聽道:“小汐,是辰凌的員工,在公司里幫我看著點,如果有小姑娘勾引我孫女婿,記得偷偷告訴我?”

          白汐心里顫抖地厲害,各種復雜的情緒在腦中撞擊著、

          內疚的,傷心的,自責的,委屈的,抱歉的。

          “對不起,奶奶,紀氏在全球都有項目,我只負責A國這邊的游戲公司,等公司上軌道后,紀總可能一年都不會出現,我看不了他。”白汐坦誠地說道。

          “哦。是這樣啊,那我得讓千惠看緊點,那丫頭太野,太愛自由,說不定就被人趁虛而入了。”老太太擔心道。

          “行了媽,千惠自有分寸。看辰凌現在還不是對千惠百依百順的,說不定,明年就能抱上重孫了。”

          白汐撩過額前的頭發,連坐,她都坐不下去了。

          “奶奶,我好像喝醉了,我想先回去休息,可以啊?”白汐有氣無力地說道。

          老太太看白汐真的挺異樣,“我讓人送。”

          白汐搖頭,“不用了。我住的地方離這里很近。”

          她撐著桌子站起來,朝著外面走,明明喝的酒不算多,腳下卻不怎么利落。

          紀辰凌的視線落在她的背影上,臉部的線條緊繃著,握著酒杯的力道也加大,別過臉。

          沈千惠看著他。“我有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告訴,想聽哪個?”

          “我哪個都不想聽,逢場作戲也要有個度,過度了后果自負。”紀辰凌口氣很不好地說道。

          “我這不是幫試探一下她嗎?她真的是有夫之婦啊?”沈千惠問道。

          紀辰凌沒有回她這個問題,臉色更差了,朝著位置走過去。

          “紀兄,注意的表情啊,我奶奶會以為我和吵架了的。”沈千惠提醒道,摟住了紀辰凌的手臂。

          “晚上找地方住,我不和一個房間。”紀辰凌壓低聲音道。

          “不行啊,兄臺,我一家老小盯著呢,大不了睡床,我睡浴缸……”

          白汐回到了房間,坐在床上,心里依舊覺得疼痛,躺在了床上,呆呆的看著空氣。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祁峰背叛后,她難過,抑郁,心里不舒服,有什么憋在心里,出不去,只能傷了自己的五臟六腑。

          那又怎樣?!

          不是她傷心,事情就會按照她想要的發展。

          她改不了,特別是感情,更強求不了,也左右不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閉上了眼睛,疼痛的更加清晰,坐了起來,看到酒柜有酒。

          她不能在外面喝醉了,但是一個人在房間里喝醉了,應該沒問題。

          起身,看了下價目表,紅酒一百八十八,她還是喝的起的,打開了,倒上一杯,咕嚕咕嚕的全部喝了下去。

          喝醉了,就能睡得著,睡醒了,就能把情緒調整好,調整好了,就能把紀辰凌只當做老板,好好工作,不胡思亂想,不做不切實際的夢。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胃里翻騰的難受,跑去洗手間吐了,氣都透不過來了。

          誰說一醉解千愁的,根本就是騙人的,心臟沒有好過一點,身體更難受了。

          沒有力氣,四肢發軟,頭又重,又痛,刷了牙,漱了口,看向鏡子里狼狽地自己。

          怎么辦?

          她喜歡紀辰凌,喜歡上他了。

          所以,才會這么難過,這么的透不過氣來……

          頭像

          作者 admin

          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