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律政佳人在线

          6月 23, 2021 未分類

          (上帝視角)

          從記事的那天起,云潭就清楚自己話不長。

          自己的名字雖然叫做其深,但是自己也有些另外的名字——云潭。

          這是二叔給他起的,正確來說不過是云塵風無意間說的一句話罷了。

          【說到潭水就讓我想到你。】

          【為什么二叔會想到我呢?】

          【嘛……因為其(它)深吧……哈哈。】

          【那不如二叔就叫我云潭?】

          【哈哈,名字受之父母,你是其深便是其深。】

          【那當時我爹娘為什么叫我其深呢?】

          【這……嘛……】

          那時候的云塵風也是笑著代付了回答。

          MM可愛的大眼睛自拍圖片

          叔侄二人談話不久,云潭便又咳嗽起來,又是連忙讓下人扶著他回去。

          隔天,云潭想著出去走走,奈何下人們不允許。

          云潭也只好在云府四處走,偶然讓他撞見家中管家安德同二叔母在一起。

          她怎么可以背叛二叔!

          云潭下意識是這么想的,他同時也注意到遠遠的一處的一個身影。

          “二叔……”

          十三歲的云潭忍著怒氣抿嘴,他接著轉頭就走了。

          接著云潭來到云府的花池邊上,他用石子砸那些盛開的荷花。

          他將那些荷花想象成二叔母的樣子,不停的發泄憤怒。

          二叔對她那么好!為什么二叔母還要和那個管家私下相會!

          就在云潭正當氣憤的時候,他又咳嗽起來,頭也跟著暈沉。

          四下一時也沒有下人守著他。

          就在云潭以為他要死的時候,一個人拉住了他并給他吃了藥。

          當云潭逐漸清新的時候就聽見一個聲音叫他。

          “其深,其深你還好吧!”

          紅色的衣服透過陽光更加刺眼。

          本以為是二叔的云潭這才看清楚這個紅衣孩子的面容。

          他記得,他九歲那年偷跑出去救下了一個魔人孩子……他和自己同歲,也是他第一個朋友——瀧千夜。

          “咳咳……我沒事了……這次又是什么藥,有點苦……”

          “我這里有蜜餞!給!”

          云潭也便從瀧千夜手中結果蜜餞吃進了嘴里。

          云潭看著一臉傻笑的瀧千夜,心想著二叔說所的人魔相互和諧的理想……

          本來只是為了觀察魔人的個性和習俗,想著通過瀧千夜達到一定目的的云潭,逐漸的對瀧千夜產生了其他的感情。

          瀧千夜身為圣子被疆邦魔人發現的時候,云潭甚至一心想把他藏起來。

          云潭體內擁有魔珠的事情也是聽瀧千夜說的,自然那些魔人也知道。

          在云潭十七歲的一天,二叔母被診斷出了喜脈。

          這件事一下震驚了云潭,怎么可能,這個孩子定不是二叔的!定是那管家安德的!這兩個不知廉恥的人……

          “我想去廟里還愿。”

          二叔母那天很溫柔的摸著自己的肚子對云塵風說。

          “但是明天我還有事情要處理……”云塵風當時確實有些忙。

          “那……明日深兒有沒有空呢?”

          二叔母轉頭看向云潭。

          云潭明明就看見二叔母看了一眼安德又看向的他……

          云潭緊緊握著拳,但是臉還是表現出微笑,“侄兒無事,明日就我陪著二叔母去罷!”

          這兒也許就是一切事情的開端——

          二叔母還愿當日要走一條很長的階梯才能到達山頂的廟宇。

          “二叔母,不如我們就不要去還愿了,您懷著身子是在不易這么勞累。”云潭雖然口頭上說著關心的話,但是心里想的恨不得讓這個女人和那個男人去死!

          眼看著就要到寺廟門口了,云潭看見了一個紫色的身影一閃而過。

          就這兒一閃而過,突然就勾起來云潭心中的**……

          只要在這時候引發意外的話……沒有人看到他……但是憑借他現在瘦弱多病的身子沒辦法去對付同來的安德。

          也就在這時候巧合來個。

          “哎呀……我的手帕好像丟在下面了……”

          二叔母突然慌張的說,云潭也是假裝好意的抽出自己的手帕遞給了二叔母。

          “如果二叔母不嫌棄,就用侄兒的吧……”

          “深兒真是貼心,塵風也總是夸你懂事……”

          二叔母結果手帕堵住嘴巴。

          我再貼心也不是為了你這個背叛的女人……

          云潭還是笑著,沒有人能注意到他內心的想法,就連云塵風都覺得他內心深不可測,更何況相才幾年的瀧千夜了。

          安德這時候但是有些擔心了。

          “大小姐掉的可是夫人給您繡的……”

          “嗯……”

          二叔母點了點頭,她看上去很不舒服。

          也對這么長的階梯,對于一個孕婦來說更是困難。

          安德著急的又下去尋找手帕了。

          二叔母本想攔著他別去,結果卻因為勞累說不出話來。

          看著安德離開的身影,云潭就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云潭知道他這個二叔母最怕的就是蜜蜂,因為小時候被蜜蜂蟄傷過,所以一直以來見到蜜蜂反應都特別大。

          知道這些的云潭突然對著身旁的二叔母叫了一聲,“二叔母小心!有蜜蜂!”

          “哪里!哪里!啊!”

          二叔母突然驚慌的想要抱住云潭,但是云潭作出驅趕蜜蜂的樣子推了一把二叔母。

          就這樣二叔母因為不穩從階梯上滾了下去。

          “啊!!!”

          聽到這兒一聲慘叫,云潭才停下動作,他低頭看向正在滾下去的二叔母,這二十多層的階梯最陡,所以他算到二叔母會一直滾到下面的一塊平地,不過這已經很好了。

          “二叔母!!!!”

          云潭做做樣子喊了一聲然后才往下走。

          安德聽見這兒一聲連忙放棄尋找手帕轉頭往上跑。

          二叔母果不其然正如云潭所想的停在了階梯中間的一處平地上。

          “紅鸞!”

          安德慌張的跑過來扶起二叔母,這時候的二叔母身上有了好幾處擦傷淤青,整個人也是昏迷不醒,甚至……那個孽種沒了!

          云潭心中高興,他裝作慌張的下來。

          “誰知道剛才那上面會有蜜蜂!安德你怎么辦事的!現在還不帶著二叔母回去!”

          云潭明白,他要是不先開口,安德就會下意識懷疑他。

          但是云潭同時也暴露的一點他的無知,怕是因為常年不出門的關系。

          二叔母掉下來的那個地方沒有花草蜜蜂是不會飛上去的……

          但是這個真相是在二叔母抑郁而終之后,安德才發現的。

          ttshuo

          頭像

          作者 admin

          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