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映画视频传媒所有视频

          6月 23, 2021 未分類

          無盡蒼穹里的星,已經零星地灑落了出來。

          好像散落在巨大和氏璧上的珍珠般,璀璨奪目。

          傾容看著妹妹笑,高興的不得了:“哈哈哈,誰說家里傾藍傾慕最像的?現在我有妹妹了,我妹妹長得像我!”

          一直以來,凌冽夫婦都在猜測,傾容應該是最開心的,沒想到還真是如此。

          傾容拉著傾羽道:“丫頭,我是大皇兄!記得要叫我大皇兄!”

          “皇兄是什么?”

          “就是哥哥!”

          “那為什么不叫哥哥?”

          “我們是皇子啊!”

          “皇子是什么?”

          “就是皇帝跟皇后的孩子!”

          “皇帝跟皇后又怎么了?”

          藍色和綠色

          “他們……”

          不管傾羽問什么,傾容都非常耐心地回答,好像傾羽一下子成了他的寶貝!

          傾藍還來不及上前說一句話,傾羽已經被傾容拉到一邊去了,還道:“我是大哥!以后誰欺負,盡管告訴我,我替出頭!我跟說,三個哥哥里面,最厲害的人就是我了!我……”

          傾容一個勁吹牛皮,傾藍聽得煩了,在學校里,傾容一直這樣,他們都聽膩了。

          出于禮貌,傾藍對著眼前的貝拉道:“好。”

          簡單的一眼,便不再看,走上前面色凝重地扶著傾慕,小聲關切地說話。

          凌冽笑著跟貝拉介紹:“剛才是傾容,是們的大皇兄,這個是傾藍,是們的二皇兄,跟傾慕的臉一樣,就是眼珠的顏色不一樣。”

          凌冽是將貝拉當做女兒,也當做自家嫡媳來介紹的。

          為了給傾藍留面子,凌冽沒有告訴貝拉,傾藍之所以只說了“好”,是因為傾藍的中文始終學不好!

          說得多,錯的多,在準弟妹面前,沒一會兒就露餡兒了。

          但是貝拉卻是面色一緊張,道:“不敢,我叫他們大殿下,二殿下,三殿下好了。”

          貝拉盡管沒有接受過什么教育,但是基本的階層還是分得清楚的,畢竟十七歲了。

          凌冽的容顏閃過錯愕,又感覺到妻子輕輕扯了扯自己的衣袖,他側目看了眼妻子,發現慕天星的臉上寫滿了憂慮。

          一時間,他也不說話了。

          沈帝辰夫婦紛紛上前,對傾慕表示關心。

          畢竟,這次傾慕是豁出命去救貝拉的,沒有傾慕這么多年的小心經營,又怎能精準地獲取到兩個女孩子的消息呢?

          而傾慕的眼,卻是越過了眾人,癡苦地落在了貝拉的小臉上。

          空氣里彌漫出誘人的烤肉的香氣,傾羽饞的直流口水。

          她走到凌冽面前,人機靈,學的快,張口便道:“父皇!”

          因為遷就她跟貝拉,所以大家這會兒說的都是中文。

          凌冽整個人怔住了,繼而一抹千年冰川皸裂融化成春水的感覺,一點點漾開在他的臉上!

          就看著傾羽拉住他的手,搖啊搖:“父皇!我餓了!”

          “用膳!”

          凌冽二話不說,對著餐飲區的宮人吩咐下去,然后將女兒直接抱了起來,讓女兒坐在她的手臂上。

          傾羽在凌冽懷中笑,放眼就開始尋找貝拉:“姐姐!姐姐!過來吃好吃的東西!”

          大家紛紛朝著餐飲區而去,貝拉也亦步亦趨地跟著,而這次,她卻是特別小心地跟在沈夫人的身邊,沈夫人當即攬過她的肩,告訴女兒:“陛下一家都是很好相處的人,不要害怕,不要拘謹。”

          貝拉面上乖巧地點頭,實則還是一副中規中矩的模樣。

          凌冽似乎是有意想要孩子們之間培養培養感情,所以下令說他們四個長輩坐在一桌,讓他們五個孩子坐在一桌。

          傾藍很是郁悶,因為一晚上,大家都在講中文。

          他干脆閉口不語,只顧吃自己面前的。

          他想要展現一下哥哥的親切,好好關心一下妹妹,可是每每準備開口的時候,都覺得說不下去。

          孩子們的這一桌,就只有傾容跟傾羽嘰嘰呱呱說個不停。

          貝拉的對面剛好就是傾慕。

          貝拉很安靜地吃,頭埋得有點低,好像只看得見自己的盤子,于是,源源不斷的食物都會被傾慕夾到她的盤子里。

          她有好幾次都說:“夠了,謝謝。”

          但是傾慕還是會幫她夾。

          有一次,她吃到鮮美的蝦肉,不經意間抬手端果汁,卻發現,對面的傾慕正戴著手套,一只只很認真地幫著她剝。

          她很緊張,直到看見傾慕也將一盤剝好的蝦肉放在了傾羽面前,她這才松了口氣。

          而她松了口氣的樣子,被對面的三個男孩子盡收眼底!

          吃了一半,傾慕摘了手套:“我去下洗手間。”

          傾容起身跟著。

          傾藍也跟著。

          三兄弟一進別墅,傾容就憋不住了:“媳婦怎么回事啊,為了她受的傷,還要反過來照顧她?不知道的肩膀骨裂了?還在那一只只給她剝蝦?”

          傾容擰著眉,不等傾慕開口,傾容就道:“回房間躺著去!我讓宮人端點吃的給送去。”

          傾慕一臉平靜地往洗手間的方向去,聞言,側過目光:“她心里也不好受,不要誤解她!”

          傾藍也覺得不對勁:“她怎么變成這樣了?是不是在中國的時候,咳咳,那個……”

          傾藍想說失身受了刺激,可是感知到傾慕殺人一樣的眼神,當即閉嘴!

          傾慕頓住步子,非常認真地看著兩個哥哥,也非常鄭重地說著:“她很好,什么事情都沒有!具體的我不是在電話里跟們說過了嗎?她只是不記得了。想想這么多年,她怎么一個人帶著傾羽活下來的,那些不重要的事情都可以不用在意、不用糾結了!”

          傾容傾藍閉嘴了。

          其實他們也是心疼傾慕、關心傾慕而已。

          傾羽看三個哥哥都走了,小心翼翼對著貝拉道:“姐姐,我覺得三皇兄喜歡!反正,也是要結婚的,跟三皇兄結婚,住進來,我們就可以一生一世永不分離了!”

          貝拉整個人都驚了一下,看著妹妹,臉上閃過慌張:“不、不可能的,不要這樣說了。我跟三殿下是絕對不可能的!”

          偏偏,這時候,三個男孩剛好靠近,將女孩子們的對話清楚地聽了去。

          頭像

          作者 admin

          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