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豆奶抖音app

          6月 25, 2021 未分類

          董蔓沁的房間安排在她的隔壁,門是開著的,白汐下意識的走進去。

          “啊,不要,不要弄了。”董蔓沁急促道。

          白汐沒有看到房間里面有人,視線放在浴室里,門是關的,聲音是從里面傳出來的。

          董蔓沁出來,只是圍著浴巾,看到白汐,捂住了胸口,說道:“白姐姐,別誤會,紀總只是在幫我修水管而已,下水道好像壞了,下不去水。”

          白汐擰著眉頭。

          她不覺得紀辰凌有和她發生什么。

          紀辰凌是個有基本智商的人,她就在隔壁,如果真的發生什么,他肯定會鎖著門,不會讓她這么輕易的發現和進去,現在就好像安排好了一樣。

          而且,他也不會讓董蔓沁發出這么大的聲音,深怕別人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

          她只是覺得董蔓沁穿成這樣,紀辰凌不阻止,不合適,還和她在一個浴室里,更不合適。

          至于短信,或許,紀辰凌覺得來董蔓沁這里比去她那里更重要吧,所以選擇了沒有回。

          心里卻是真的不舒服。

          如果別的女人比女朋友重要,又為什么要成為他的女朋友。

          清純女生與純色氣球泳池寫真

          紀辰凌從洗手間出來,說道:“修好了。”

          他看向白汐,朝著白汐走過來,“還沒睡?”

          所以他故意不回信息,是要讓她死了心,安心睡覺的嗎?

          “喝點水,就準備睡了,天天已經睡著了,明天是周末,有什么安排?”

          白汐問道。

          “中午在這里吃過飯后,我們就去我父親那里,總歸要去的。”紀辰凌說道。

          “她……”白汐看向董蔓沁,“也去?”

          “讓她跟著吧。”紀辰凌沉聲道。

          白汐心里流淌過酸楚。

          他都開口了,她難道拒絕?

          她沒有說話,倒了水回房間,也沒有看紀辰凌,進了房間,鎖上了門。

          微信短信息響起來。

          白汐看了一眼,紀辰凌回復了,簡單一句話:“早點休息。”

          她沒有回,心里沉悶的……難受。

          再次打開了論臺。

          她之前發的文章已經有三百多人回復了。

          她沒有看,繼續寫文章道:今天,去了J先生的外婆家,那女生也來了,被安排在我隔壁,我本來想和J先生商量下明天的行程,發了消息給紀先生,紀先生沒有回,我以為紀先生睡著了,隔壁發出女生的驚呼聲,我有些懷疑,是那個女人一直盯著我,聽到我開門的聲音,故意發出的聲音。

          我去了她的房間,看到紀先生也在,那女生只是圍著一條浴巾。

          現在這種感覺,很糟糕,從無到有,是一點點的累積,從有到無,是一點點的失去,如今,我就處在這種恐慌感中……

          白汐剛發完,放肆的明天說道:“樓主是不是傻,男朋友明顯跟這個女的有一腿,即便沒有,未來也會有,女朋友已經不新鮮了,野花更香,那女的有事男朋友就過去,有事,男朋友就裝死,如果沒有結婚,趕緊分手,不然太賤了。”

          白汐關掉了頁面,去玩貪吃蛇,一直玩到凌晨。

          她隱約的聽到董蔓沁房間發出來怪異的聲音。

          這種聲音,就像男女發生關系時候的聲音,曖昧,低沉,沙啞。

          心煩。

          她把耳機塞到了耳朵里,一直玩到了凌晨零點,累的都不想思考任何問題,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早上,天天七點就起來了,沒有吵白汐,一個人跑出去玩了。

          白汐睡到九點多才起來。

          房間里好像沒有人了。

          她去后門。

          后門有個魚塘,魚塘邊上有秋千。

          白汐坐在上面。

          “呵呵。姐姐的性格還真是好。”董蔓沁笑著走過來說道,眼中卻一點笑意都沒有。

          白汐不想搭理她,估計她下面說的話,她也不想聽,是會讓她難受的話。

          她從秋千上下來。

          董蔓沁攔在了白汐的面前,“以后我和姐姐肯定能夠和平相處,沒辦法,我雖然比姐姐年輕,技巧也比姐姐好,但在姐姐的后面才認識紀哥哥,不過我不在乎,寵妃比皇后更加得寵。”

          白汐看向董蔓沁,“不覺得厚顏無恥嗎?明知道他已經有了我。”

          董蔓沁揚起嘴角,“昨晚紀哥哥在我房間里,他夸贊我,說我讓他很舒服,他在身上沒有這么舒服過。”

          “是嗎?那我去找紀辰凌問問,如果說的是真的,放心,我不會和共侍一夫,我沒有這么好的容忍力,甘愿和別人共享愛情。”白汐經過她。

          董蔓沁深怕她真的去問,臉色變了變,握住了白汐的手,“我已經把正室的位置讓給了,還要怎樣?”

          白汐甩開她的手,“正室的位置不是讓出來的。”

          董蔓沁被甩開,看到白汐后面的紀辰凌走過來,故意摔在了地上,哭喪著臉。“姐姐,我說的是真的,就算不相信我,總不能不相信紀總吧?”

          白汐冷漠地看著地上演戲的董蔓沁,“跟白亦初認識嗎?是姐妹嗎?還是這些她用爛了的招數是她教的,演的可沒有她好。”

          “什么演,姐姐,我怎么聽不懂在說什么?”

          白汐篤定地說道:“我現在不用回頭,也知道后面肯定有誰來了,所以突然變了一副面孔,自己摔在地上,把自己演成一個楚楚可憐的人,想要被人同情嗎?我可以幫。”

          “什么意思?”

          白汐把董蔓沁從地上拉了起來,看向后面,果然,紀辰凌走了過來。

          “董蔓沁說,昨晚和他睡過了。”白汐直接說道。

          董蔓沁撐大了眼睛,“我沒有,姐姐,不要冤枉我,我是告訴,我和紀總什么事情都沒有,真的是下水道壞了,姐姐真的想多了。”

          “小水道壞了,說過一次,不需要再說第二次的,不斷的重復,強調,描述,想證明什么。”白汐問董蔓沁道。

          “也承認我是跟解釋的了,是在詐紀總嗎?我知道不相信,所以一定要跟說清楚的,還不信,還把我推到地上。”董蔓沁哭著說道。

          白汐看到這種女人,真的心煩。

          她用力一推,直接當著紀辰凌的面,把董蔓沁推到了河里……

          頭像

          作者 admin

          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