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app安卓最新版

          6月 25, 2021 未分類

          洛晞已經出訪南林國一周了。

          雖然兩人每天都有通電話,可是琉茵還是不敢問他什么時候回來。

          就怕問了,反倒影響他在外面工作。

          她只是將近來家里發生的事情說給洛晞聽,而家人們比較避諱的事情、琉茵也不懂的,洛晞都會逐一解釋給琉茵聽。

          漸漸的,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事情,琉茵心里已經有了大概了。

          這天清晨,琉茵按部就班地起床,用早餐的時候跟長輩們一一打招呼。

          她今天自己扎了個馬尾辮,穿著一身寬松的衣服,方便一會兒拉琴。

          原本,她是在功德王府陪玄心的,可是玄心近來事情特別多,勛燦也總是找玄心幫忙,琉茵每每被孤單地留在功德王府,都會覺得很是失落。

          果然,沒有洛晞在的日子,度日如年啊!

          沈夫人擔心她的情緒,笑著道:“琉茵呀,還有四天便是正月十五了,以前在家鄉,都是怎么過的?”

          琉茵的黑眼珠閃了閃,她是萬萬不好意思主動告訴他們:“那天是我生辰!”

          于是想了想,道:“就是,一家人一起吃飯,然后放河燈。”

          清純絕世美女旅游唯美寫真

          沈夫人笑了:“那,我們今年一起做河燈!

          讓外公去找些鮮嫩的竹藤編織好,咱們呀,在紙上作畫,然后糊上去。

          然后在燈里點上蠟燭,放在湖面上,許愿吧!”

          琉茵記得誰說起過,這個世界的人過生辰,都是在蛋糕上點蠟燭許愿的。

          雖然無人陪著一起過生辰,卻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她開心地笑起來:“好呀!”

          傾慕夫婦也笑了。

          畢竟這種時候,逗著琉茵開心起來,不容易的。

          他望著沈夫人:“我也幫忙扎河燈!”

          沈歆旖問:“會?”

          傾慕:“我小時候,跟大皇兄他們一起在幻天閣放風箏,我見過太爺爺扎風箏。”

          大家紛紛笑起來,都說風箏跟河燈不是一回事。

          但是傾慕無所謂家人笑不笑話,只要氣氛活躍溫馨就可以了。

          琉茵上午認真練琴。

          原本那振聾發聵的殺豬聲,終于變得舒緩起來,有了和諧的調調。

          趁著琉茵練琴的空檔,沈帝辰夫婦在稿紙上開始畫河燈的結構圖跟花樣圖。

          十一點的時候,琉茵下課了。

          恩燦給她打來電話:“琉茵,我給發了個視頻,點開看看。”

          琉茵好奇地點開了視頻。

          畫面里,洛晞正在參觀施華洛世奇的總部,奧地利領導人陪同他一起。

          他走到一個柜臺前,忽而停下腳步。

          讓人將一枚好看的海星發夾拿出來給他看,他還笑著道:“這個我喜歡,可以帶回去送給我的未婚妻。方卿,買下這個,帶回去給寶寶。”

          只這一句話,跟拍直播的媒體,還有奧地利當局都沸騰起來。

          對方表示:“不用買不用買,我們這就幫您包裝好,算是我們贈與您的。”

          視頻沒了。

          琉茵直接給恩燦回了一句語音:“我的男人,自然是時時刻刻想著我的!”

          琉茵的話,讓恩燦哈哈大笑起來。

          她偷偷把這個對話截圖給了文琛。

          她知道,文琛肯定會給洛晞看的。

          午餐的時候,琉茵將想要邀請恩燦姐妹還有麥兜入宮,一起放河燈的心愿說出來。

          還晃了晃自己的手機:“我想親手給恩燦姑姑做一盞河燈,算是禮尚往來了。”

          傾慕夫婦倒是很樂意她跟喬家走的近。

          沈歆旖更是提議:“放心吧,喬家一直都有元宵節入宮伴駕賞月的特權!”

          于是,琉茵的生活更加充實了。

          除了練琴,她還作畫。

          琉茵也學著沈帝辰的樣子做了設計圖。

          但是她設計出來的都是古典的宮燈,上下有木藝精雕的,四面都是在宣紙上用毛筆細細繪出彩色的畫的。

          不像沈帝辰他們設計出來的,都是小兔子、小荷花,很少需要畫畫,用現成的彩色的紙往竹條扎好的架子上糊就好了。

          他們做好了之后,開始對比。

          頓覺琉茵的宮燈高大上!

          而且不做不知道,一做嚇一跳,原來琉茵的國畫竟然這么出色!

          琉茵笑著解說起來:“這是給恩燦姑姑做的,四面分別是春夏秋冬。

          畫著春的姹紫嫣紅、夏的繁榮燦爛、秋的碩果累累、冬的闔家團圓。

          祝愿恩燦姑姑四季都好!”

          大家紛紛給琉茵鼓掌。

          沈夫人高興壞了,拉過琉茵的手道:“真是一雙巧手,而且蕙質蘭心,文武雙全呀!”

          將洛晞從小看到大,也在尋思這小子將來會找什么樣的媳婦。

          沒想到,老天爺竟然給晞兒安排了這么好的媳婦。

          沈帝辰道:“這盞宮燈,還是弄個盒子,好好裝起來吧。

          要是真的點著放在湖中隨波飄搖,太可惜了。

          我想著恩燦郡主也不會舍得的,這到底是琉茵的一番心意呢。”

          甜甜立即笑著道:“我去找盒子,一定把公主做的宮燈包裝的高大上!”

          大家談笑風生。

          琉茵又在紙上細細作畫,那認真的模樣,怎么看都覺得喜人的很。

          傾慕眼尖,瞧著琉茵的個頭比前兩日又高了,想著或許明日、后日,就該徹底復原了。

          私下里吩咐甜甜接著給她補充營養。

          于是,往日里睡覺前的水果跟牛奶,變成了海鮮燴飯,或者大骨湯面。

          元宵節這日。

          琉茵放假,不用練琴。

          玄心給她配的治療內傷的藥,她一直在吃。

          她踩著拖鞋去洗漱,站在鏡子前,驚覺自己的頭發一夜之間又長了許多。

          盯著鏡子,仔細對著自己的小臉瞧了又瞧。

          眼如琉璃清透明亮,雙眉如黛優雅地舒展,下巴削尖,精致的鎖骨招搖地外露著,一片冰肌玉膚。

          長長的墨發如瀑布般傾瀉在肩頭兩側,一直到少女不盈一握的腰部。

          她垂頭,撥開兩邊長發。

          少女柔軟的標志傲然挺立,婀娜多姿。

          門口傳來敲門聲:“琉茵,醒了沒,母后幫梳頭。”

          琉茵:“醒了。”

          她趕緊抓過兒童霜,在剛洗完的小臉上涂了起來。

          脖子跟小手都涂得香噴噴的,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便讓拿著梳子等著她的沈歆旖心頭一驚!

          “這是從哪里掉下來的大寶貝呀!”

          沈歆旖穩了穩心神,立即沖上前一把拉過琉茵的雙手:“這瞧著,都有十七八歲了呢!”

          琉茵笑了笑。

          卻沒好意思說,她過了今日,便是十七了。

          沈歆旖高興壞了,瞧著她的一頭長發,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梳成水兵月的頭了。

          那畢竟是小孩子梳的。

          可是琉茵頭發這么多、這么長,若是剪了,也太可惜了!

          “寶貝啊,讓母后明白了,什么叫做青絲。”

          她一邊給琉茵梳頭,一邊尋思弄個什么造型比較好。

          最后,在琉茵兩邊耳側各抓了一把頭發,編成小辮子,再合在一起,給她弄了個公主頭。

          余下的長長的發,就這樣華麗麗地在琉茵后背上披散著。

          怎么看,怎么溫柔美麗。

          想起琉茵小時候霸氣側漏的娃娃樣子,還有十五歲時云淡風輕說自己殺了人的樣子,跟現在這樣傾國傾城靜靜坐著的樣子。

          沈歆旖有了當初圣寧長大時候的感覺。

          家中有女初長成,既高興,又感慨。

          她帶著琉茵下樓用早餐。

          琉茵跟著大家打招呼。

          一圈人全都震驚在琉茵的美貌中,緩不過神來。

          見慣了皇后的混血妖艷的美麗,再看看琉茵十足十的東方美,這種美震撼著人的心靈,讓人瞧上一眼,再難挪開眼。

          沈夫人只是看了眼,就急壞了。

          趕緊轉身回了房間里,給洛晞打電話。

          她也不管這會兒還是南林國的凌晨,很晚了。

          在洛晞困頓地接了電話的時候,沈夫人直接道:“晞兒啊,快點回來吧!

          都不知道琉茵現在美成什么樣子了,她長大了,長大了!

          再不回來,只怕是看不住了,男人女人全都盯著她看,眼珠子都直了!

          除了防男人、還要防女人啊!”

          沈夫人悄悄給洛晞打了電話,就從房間里出來了。

          沈帝辰對著琉茵開玩笑,說:“一眨眼都長這么大了,會不會明天一早起來,又變成28歲了?”

          琉茵被沈帝辰逗笑了,直言:“不會的外公,我已經長到正常的年歲了,以后正常地成長下去。”

          一家人用早餐。

          琉茵依舊很能吃,而且她對這個世界的美食毫無抵抗能力。

          小嘴巴里總是塞得滿滿的,卻又絲毫不顯粗魯,反倒透著幾分真性情跟可愛。

          早餐后,大家陪著琉茵在湖邊放鹿。

          昭昭原本見了琉茵也是愣住的,而它很快過來嗅了嗅琉茵身上的味道,確定這是當初的小主人,主動將腦袋往她身上蹭了蹭。

          美麗的少女跟小鹿,站在碧波蕩漾的湖邊,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

          而沈歆旖則是望著傾慕:“怎么陪著出來放鹿了?”

          沈夫人也是詫異地望著沈帝辰:“怎么也跟著出來了?”

          這對翁婿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解釋。

          可在大家對視的眼眸中,已然明白,這是琉茵太美了,大家全都出來幫著洛晞守著小媳婦呢。

          頭像

          作者 admin

          99久久免费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