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年版app下载官网

.630shu.co,最快更新禁區獵人最新章節!

這天上午,苗成云背著馬王爺,再次踏上了前往神農頂的征程。

其實按理說,背人這份活兒,用不著苗成云親自來。

云家九大護道人,也就是如今的九陽傀儡,六個修力三個借物,絕大多數背人比苗成云利索。

不過馬王爺給出的理由極具說服力,讓苗成云無法反駁:

“之前呢,我是吹牛了。其實馬逸仙什么時候回來,那不是我說了算的。

老不死自己睡醒了,自然也就把身體控制權拿過去了。

所以他什么時候回來,我是不太清楚的。

這要是趴在九陽傀儡的背上,咱倆神魂轉換的一瞬間,傀儡難免會有短時間的失控。

被這幾個人抓住機會,那是會出人命的。

在背上,至少有個緩沖。

哎!慢著點兒,別靠這么近。”

清純美女著性感短裙迷人

眼下,云家九大護道人正在前面開路,苗成云背著馬王爺緊隨其后。

被這么一提醒,苗成云稍稍放慢了腳步,跟前面九人拉出十米左右的距離。

苗成云這會兒心思有點亂。

馬逸仙練功出了問題,這是顯而易見的。

可這馬王爺到底是個什么章程,苗成云還拿不準。

于是他只能繼續試探:“馬兄弟,跟馬逸仙為什么有這么大仇怨?”

“廢話,他是一個將近四百歲老家伙,明明神魂已經腐朽不堪,卻還賴著不死。

他一日不死,那就一日占著這副身體。

我什么時候能出頭啊?”

馬王爺趴在苗成云的背上,氣鼓鼓地說道。

“那既然如此,馬兄弟應該更加愛護這副身體才是嘛。”苗成云不解道,“眼下說白了,馬兄弟是盡量想拖到馬逸仙腦死亡,把這副身體留下來讓掌控。可動不動就把人家腿打折,損人不利己嘛。”

“懂什么。”馬王爺說道,“馬逸仙這老不死的煉神修為極為深厚,如今雖然神魂已經腐朽,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他的煉神念力,有一大半花在了身體上,否則怎么可能活這么久?

我越對他的身體進行摧殘,他的損耗就越大,也就越早翹辮子。

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

苗成云聽到這里感到十分不解,于是問道:“人體老化是干細胞端粒決定的,隨著細胞分裂,端粒會磨損,磨到后來沒法分裂人就老死了。

這過程是不可逆的,以我們人類的基因,他馬逸仙憑什么能夠活這么長時間?

他煉神的念力,難道可以控制細胞內部蛋白質構成嗎?”

馬王爺搖了搖頭:“那就太高估他了,他馬逸仙的煉神還沒精細到那種程度。

否則的話,他就可以永生不死了。

他比普通人強的地方,就是能以念力控制自己的內臟器官。

人體內部的器官,那是些不隨意肌,一般人控制不了,而他是可以隨意控制的,所以他就能關停一些臨時不必要的部分。

比如說現在,他通過上一次進食,肌糖原和肝糖原儲備充足,所以目前整套消化系統就處于休眠狀態。

這會兒不運動,所以心肺功能,也被控制到最低的程度。

說白了他這些多出來的壽命,就是克扣人體各大器官的日常消耗,延緩新陳代謝產生的細胞更替,摳摳搜搜省出來的。”

“原來如此。”苗成云點點頭,隨后又順手捧了一句,“沒想到馬兄弟年紀輕輕,對生物學知識倒是懂得許多。”

“我才懶得學這些東西呢。”馬王爺指了指自己腦袋,“不過他大腦中的記憶區,我是可以調取其中絕大部分的,所以他會的東西,我大多數都會。

馬逸仙這套辦法,是根據門里的醫術,再結合自己的煉神手段琢磨出來的。

之后,他又出國零零碎碎學習了現代的醫學知識,獲得了一些生物學原理支持。

最近百十來年,他在茍且偷生這方面,算是更加得心應手了。”

苗成云想了想,說道,“不過要是這么說的話,他長壽主要靠節省干細胞端粒磨損,那弄斷他的腿,似乎并不能讓他損耗多少,一塊骨頭痊愈,用不了多少細胞更迭。”

“損耗是不多,不過他的心智早已經千瘡百孔了。”馬王爺得意洋洋地說道,“舊傷反復發作,心態崩潰,這會加速他的神念枯竭。”

“原來如此。”苗成云說道,“其實不用這么費勁,馬逸仙這么做,本身隱患就不小。”

“哦?”馬王爺似是興致不錯,說道,“有什么隱患?”

苗成云說道:“人體的各大器官運行規律,是生物經過幾十億年的進化成果。

實質上,是一個根據環境的變化不斷打補丁的過程。

總體而言,這確實是一個相對粗放的系統,可同時也提供了很大的容錯。

馬逸仙現在這么做,能減緩身體的衰老,但同時也意味著,他這副身體的抗風險能力是非常弱的。

一旦有什么事情超出了他的預計,哪怕是一件對常人來說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可能造成他整個身體的面崩潰。”

“說得不錯。”馬王爺說道,“不過這個老不死活了將近四百歲,人老奸馬老滑,還真沒有什么事情可以超出他的預計。

我馬王爺,算是唯一的例外了。

只可惜他這副身體我以后也是要用的,我下手也不好太狠。

我現在就相當于一個等著老皇帝趕緊死的太子爺。

老家伙不死,這副身體我就無法繼承。

反復弄斷他的條腿,身體其實關系不大,主要是折磨他的心智。

那些真正自毀根基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國家要是被我敗完了,我這個太子爺也沒機會當皇帝了。

苗兄,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馬兄弟想得通透,苗某人佩服!”苗成云嘴里邊夸贊著,心里卻是一陣郁悶。

苗成云本以為自己有機可乘,只是目前看來,馬王爺這小子不傻。

就在苗成云腹誹不已的時候,馬王爺扯了一下苗成云的耳朵,輕聲說道:“苗兄停一下。”

苗成云趕緊停下腳步,問道:“怎么了?”

嘴里一邊問著,苗成云畢竟是個傳承獵人,開始仔細觀察附近的環境。

目前,眾人剛剛翻過一座山頭,正在下坡。

苗成云站在半山腰上,視野還是不錯的。

他之前來過一趟神農架,也熟悉這里的地圖。

以周圍的山勢來看,此處應該是鳳凰嶺附近,前面不遠是擋風埡和頭道溝,算是整片神農架林區中部偏南的位置,也是原始森林的深處地帶。

在半山腰上一眼看下去,苗成云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而馬王爺卻說道:“前面有東西擋路。”

“什么東西?”

“八大金剛之一。”馬王爺說道,“獰。”

“獰?”

這是個單字詞匯,音節短,苗成云一時三刻沒反應過來。

“‘面目猙獰’這個詞兒,聽說過沒有?”馬王爺問道。

“聽說過。”

“那‘猙’聽說過沒有?”馬王爺又問道。

“那太聽說過了。”苗成云說道,“當年林樂山跟苗雪萍,就是因為在岷山獵殺一對‘猙’而定的情,這個八卦幾乎整個獵門都知道。“猙”這東西厲害,九州異物載能進前三十。”

“前面擋路的,就是猙獰的‘獰’。”馬王爺說道,“‘獰’比起‘猙’要差一點,不過既然能夠相提并論,自然不會差上太多,這東西嗜殺成性,好像也進了們獵門九州異物載的前五十。”

“哦,原來是這個東西。”苗成云點點頭,“那要不咱繞過去?”

“繞不過去。”

“為什么?”

馬王爺說道,“我剛才說過,這是馬逸仙坐下八大金剛之一。”

“那又怎么了?”

“我之前也說過,我曾經嘗試著去控獸,結果弄斷了一條腿。”

“然后呢?”

“我去嘗試著控制的對象,就是這頭‘獰’。”馬王爺說道。

“居然還打不過一頭‘獰’?”苗成云奇怪地問道。

“這個不重要。”馬王爺搖搖頭,“重要的是它記恨我,這會兒馬逸仙不在,它是不受控狀態,會來找我們麻煩。”

獰作為一種猛獸異種,唐宋之后,在獵門內部就沒有記載了。

這東西確實很強,但只要有幾個九寸獵人聯手,還是可以獵殺的,于是早早地就消失在了華夏大地上。

不出意外的話,神農架的這頭獰,應該是從國外捕獲的幼崽,如今已經長大了。

九州異物載上三十名開外,五十名以內,這個水準對應目前的奇異生靈研究會標準,是SS級。

這個級別的猛獸異種,只要情報掌握充分,苗成云自問哪怕是自己單槍匹馬,那都可以試一試。

就算獵殺不了,保住一條小命虎口脫險,問題還是不大的。

這馬王爺面對SS級的猛獸異種,居然會被弄斷了腿。

那似乎馬王爺的水平就那么回事兒了,自己似乎可以翻臉試試。

可再轉念一想,苗成云打消了這個主意。

因為很顯然,馬王爺并不是真的斗不過獰。

而是因為馬逸仙要茍且偷生,關閉了身體部分機能,這肯定會讓他的自身實力大幅下降。

這些實力的下降對馬逸仙來說無傷大雅,他可以通過控獸手段來彌補。

而在馬逸仙昏睡之后,馬王爺主導這副身體,他就算掌握了馬逸仙的“偷生”能耐,可為了避免馬逸仙察覺到自己的“叛逆”,也不會去動自己的身體機能。

所以馬王爺的身體能力,依然是大幅下降的。

而且他去嘗試控獸這個行為,本身就奔著闖禍去的,帶點自虐傾向。

說到底,馬王爺這個人不像人的東西,畢竟有云家傳承四境的修為。

這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更何況,正被他一手操控的九陽傀儡,就在前面不遠處。

這時候翻臉,肯定不明智。

還是等見到了林朔再說。

心里盤算的這些,耳邊只聽得馬王爺說道:“打當然是打得過的,不過我不能出手,九陽傀儡也不能出手,否則馬逸仙一回來肯定會察覺。

所以這件事情,只能麻煩苗兄了。

把這頭‘獰’弄死,我們繼續上路。”

“要是我弄不死呢?”苗成云問道。

“那就被它弄死唄。”馬王爺拍著手掌,大聲笑道。

馬王爺話音剛落,雙手一按苗成云肩頭,整個人高高躍起,穩穩地落在了十米開外白經略的背上。

九陽傀儡迅速圍成一團,九人垂著腦袋面朝外,把馬王爺護在了中央,苗成云就這么被晾在一旁了。

苗大公子眼前一花,只見前面不遠處的一塊山石上,出現了一頭豹子大小東西。

灰毛黑斑的毛發稀稀拉拉,尾巴在屁股后頭甩來甩去,頂端有一小撮黑毛。

獰,根據九州異物載上的記載,是十二個字:

兇惡丑陋、行動迅捷、嗜殺成性。

苗成云看著眼前這頭東西,眼皮子抖了抖。

確實不能怪老祖宗們記載東西藏著掖著、惜字如金。

兇惡丑陋四個字,還真是眼前這頭東西的最大特點。

這東西眉眼很嚇人,吊睛白額,窮兇惡極。

可臉上其他部分,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肉瘤,還是傷口沒長好,就像是被人用鞋底子左右開工掄了幾十下,稀爛。

難怪叫做面目猙獰。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