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软件天天

嗡嗡嗡——嗡嗡嗡——

陽光照耀下,韓東看向葉軒的身影頗為刺眼。

吉他聲清澈無比傳進了韓東的耳中,聽到吉他聲,劉東強,石凱文也是不約而同的站在門外。

“葉哥他在干什么?”

劉東強撓了撓頭。

最近公司事情比較多,劉東強也是頻繁的前往葉軒的辦公室。

至于史凱文,邊長揚,彥君遠等人純屬是聽到吉他聲吸引而來。

“唱歌?不過話說回來我很久沒有聽葉哥唱歌了。不知道葉哥這次又有什么新的作品。”史凱文發出哇咔咔咔的笑聲說道。

的確,公司發展的越來越大,葉軒很少去參加某些綜藝節目和唱歌節目。

歌手這個標簽在葉軒雖然沒有淡去,可葉軒已經半年沒有出新的作品了。

“別說話了,葉哥要唱了。”

劉東強做出個噓聲的手勢。

90后小熊妹妹無敵的魅力甜美迷人

我獨自走過你身旁

并沒有話要對你講

我不看抬頭看見你的,哦….臉龐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

你的驚奇像是給我,哦….贊揚

嗡嗡嗡——嗡嗡嗡——

葉軒彈奏吉他的頻率逐漸加快,高音層出不窮。

無疑,當葉軒唱出這首歌的時候,給一旁的韓東帶來了無窮無盡的震撼。

音樂的力量輕如鴻毛,重若泰山。

“這首歌的歌詞…不正是描述我心中那個姑娘的嗎?”

韓東喃喃自語,葛優躺變成了正坐,在也沒有剛才吊兒郎當的模樣。

原來歌詞可以這么寫!

原來搖滾可以這么唱!

伴隨著葉軒的聲音和吉他,韓東整個人的血液仿佛都沸騰起來了,忍不住握緊拳頭整個人處于極度興奮的狀態之中。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你問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著大海的方向

“這首歌…”劉東強眼眸有些濕潤了。

他不懂什么音調,他五音不全,可是從這首歌他想到了一些事情。

劉東強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中,然而考大學的后,父母卻沒有錢支撐他上大學了。

好幾次,劉東強都告訴父親,實在不行就不上了。

劉東強記得,一夜之間自己父親抽了兩包香煙,頭發也是變白了不少。

“我出去有點事!”父親拿走了家中唯一的三千塊錢。

一個晚上的功夫,父親回來了,從口袋里掏出了三萬塊錢給了劉東強。

“兒子,給,你老爹打麻將贏的。”

劉東強愣住了。

手中緊緊的攥著三萬塊錢,劉東強成功的上了大學。

大學畢業后,劉東強的日子逐漸好了起來。

某天,劉東強父親告訴他要五萬塊錢,雖然劉東強不知道干什么,可還是給了。

ps:那時候劉東強還沒有加入騰龍,在qm當經紀人。

還是那個熟悉的一夜之間,劉東強父親喜笑顏開的回到了家。

“兒子,今天你爸手氣不好輸了五萬塊錢!”

劉東強:“???”

手氣不好輸了錢還那么開心?

不對啊,印象中的父親從來不打牌!

劉東強父親唏噓不已。

“三年前他們輸給了我三萬,老張的女兒沒錢上大學,我輸給了他五萬。這錢,我算是還上咯!”

劉東強明白了,原來三年前壓根就不是父親手氣好賺了錢,而是張叔他們故意輸給了父親,如今張叔有難,父親輸了五萬。

而現在,張叔的女兒也便是成為了劉東強的妻子。

劉東強時常感慨,自己這輩子有兩件走了狗屎運的事情。

第一就是娶了現在的妻子。

第二就是認識了葉軒。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回到老地方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我就要走在老路上

葉軒滿臉通紅,脖子一根根青筋暴起,當唱完之后趕緊坐在椅子上劇烈的喘著粗氣。

“葉總,這首歌…這首歌叫什么名字?”韓東咽了口唾沫迫不及待的詢問道。

“《花房姑娘》”

葉軒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每次唱完這首歌葉軒的嗓子都會很干,也會想起一些美好的回憶。

“好聽,真好聽。這才是搖滾歌曲,真正的搖滾歌曲!”韓東激動的快要跳了起來。

他發誓,自己從未聽過這么激動人心的搖滾歌曲!

“好聽嗎?”

葉軒笑著看向韓東。

如果說之前韓東對葉軒的態度是漫不經心,甚至有些不屑的話。

那么現在,韓東看向葉軒的眼神滿是佩服,再也沒有之前吊兒郎當的態度。

韓東是一個很狂,很自負的人。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比誰差,心中的目標更是成為華夏娛樂圈的搖滾天王!

但是如果有人比他強,韓東也不會否認。

你沒有我強,我憑什么崇拜你!

你比我強,我憑什么不崇拜你!

“這首歌我還沒有完整的唱出來,僅僅憑借著一把吉他還不夠。有架子鼓,等等一些樂器才能感受這首歌的魅力。”

葉軒說完看向韓東。

“喜歡這首歌嗎?”

“喜歡!”

韓東小雞啄米的點頭。

“喜歡的話這首歌就是你的了,版權什么的我會讓劉東強去搞好。至于歌曲的分成,我對公司外的歌手寫歌,我七他們三。公司內部的歌手我六歌手四。”葉軒說完又喝了口水。

這種分成是很霸道的條款。

通常歌手購買歌詞壓根不會用永久分成,而是一首歌的歌詞賣十幾萬,二十多不等。

這個要看作詞人的地位如何!

葉軒不同,霸道又怎么樣?

還不是有很多人想要找葉軒寫歌,擠破腦袋都沒有機會的人大有人在!

“葉總,你的意思是說,這歌給我了?”韓東還是有些不相信。

因為他的身份實在是太特殊了!

聯誼總裁的獨生子!

這個身份很難不讓人懷疑他是什么商業間諜之類的。

就算不懷疑,相信葉軒也不會對他委以重任。

如今,葉軒要把這首歌給他,韓東覺得不可思議!

“嗯,給你了。”

“葉總,我…我…我先說明一點。我雖然是韓燁的兒子,但是我和聯誼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你信任我,我很感激。同樣的,我也不會辜負你對我的信任!”韓東語無倫次的說道。

“我如果不信任你,會把這首歌給你嗎?”

葉軒笑著反問道。

“我很喜歡你的脾氣,玩世不恭,那是我年輕時候向往的性格。也正是因為這樣,我相信你,信任你。就這么簡單!”

xiazaitxt

Tagged